fake.

叶受only

祝我们叶修修和叶秋秋生日快乐!!
今后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们爱你们w
对于你们,再喜欢十年也不会腻!
生贺也只能考完试再噜辣QAQ

以及感谢仍然关注着我的同好们!这半年都没怎么出现,放假后我会把坑努力捡回来哒!钵钵鸡!

突然想写忘忧cp文ˊ_>ˋ
问问列表有没有也跌入这个坑的…
然而我是不是入得有点…太晚了(´Д` )

想起以前因为宿舍没网
就趁下课后偷偷加载完她的文
回去之后开飞行躲被窝里一点一点很慢很慢地嚼完
再在她编造的浪漫中静静睡去
也许偶尔会有惊醒
惊于那毫末间细小微妙的温柔与抉择
醒于那平淡普通的字符里藏着的比我更大的世界

如果我想要梦你
你大约不会同意
因为你一定明白我对你的衷心
所以你有清楚的界限
可是你忘了一条
而关于这一点我将一直保密
保密


(喜欢她喜欢得已经抓心挠肝…满嘴废料排解一下)

【喻叶】当那天他们打开了炫舞动作卡……


ooc ooc
为喻队生日迟交的作业
为一晚上抽到五张野男人sr的贺文…
有私设,时间线为叶修退役后



————

叶修QQ上线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滴滴叫个不停的消息栏提示他,此时正有一层一层的对话框等着他点开。

叶修看着觉得一阵头疼,索性在一堆消息列表里选了觉得最不会来事的那一个,点开。

喻文州:前辈。

消息送达的时间显示是不到半分钟之前。叶修想起自己大概是给喻文州设置过隐身可见的,于是打字回复。

叶修:在呢。

喻文州:前辈吃过晚饭了吗?

叶修:还没,我这有点事,一会忙完就吃。

那边的人很敏锐,叶修上线也无非就那几个原因,不用猜都能想到。

喻文州:前辈去游戏?那吃完饭有时间走一把竞技场吗?很久没和前辈切磋了,还有点想念呢。

叶修用手抽出根烟,放在嘴里慢慢地咬,一边慢悠悠地打字。

叶修:我这里一时忙不完,今天可能不行。

喻文州实在想不出叶修在荣耀里还有什么好忙的,也许是又从哪里捡到了值得培养的新人,于是他礼貌性地问了句——

喻文州:那,前辈需要帮忙吗?

叶修顿了顿,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打消这个后辈的念头。于是干脆就直接开问了。

叶修:……文州啊,你知道天舞之国吗?

坐在屏幕前的喻文州一愣。这应该是一款游戏的名字……

他下意识地点开了百度。

五分钟以后,他回复了叶修。

喻文州:大概知道了……好像是一款非常适合年轻人的音乐舞蹈游戏。

叶修在看到他的回复的一瞬间闷笑了一声,觉得喻文州真是给足了他面子。

叶修:沐橙最近在玩这个,里面有情侣任务,我在帮她双开刷任务。

喻文州刚才浏览的时候已经大致搞清楚了这个游戏的攻略,所以他回复得也很快。

喻文州:这个应该可以挂机?前辈可以一边吃饭一边过任务的。

叶修:挂机的话那个小人不会跳,经验太少,我得刷一晚上,这游戏设备要求还高,每两盘掉一次线……

喻文州:攻略说有跳舞娃娃可以帮忙挂机,但是经验肯定不如亲自动手……

眼眸注视着对方简陋的头像,喻文州觉得那一小块图案有越盯越亮的趋势,他的思绪稳定地转动着,然后不紧不慢地敲字。

喻文州:其实如果前辈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一个号给我,这样不会那么卡,也可以双人操作,完成度不会那么难。

叶修点点头,他手速就算再快,对于炫舞这类对操作有时间点要求的游戏来说,也不可能同时让两个网页通关。

叶修:这么好,你白帮忙啊?

喻文州:当然不是,前辈允许的话,我可以要求多几场竞技场指导吗?

叶修:行啊,只要你不怕被我虐。

喻文州:如果对象是前辈,我乐意之至。

两人签订了不丧权不辱国的平等条约后,叶修把自己的账号和密码给了喻文州,并且再三叮嘱喻文州不许动用他QQ红包里的钱,喻文州失笑地答应。

为了沟通方便,两个人还开了语音通话。语聊刚接通,喻文州就听见叶修那懒洋洋的嗓音顺着耳机线飘了过来,好像迫不及待地想挤兑他似的。

“哎文州,我听说这个情侣任务要情侣双方按键频率越同步成功率越高,怎么样,要不要我让你点儿啊?”

喻文州听着那掩饰不住坏笑的尾音,心中一痒,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然后不急不缓地回答,“前辈也不想我们之间情侣默契不足吧,所以一会你可要照顾我这个男朋友啊。”

叶修只当他的话是玩笑,对喻文州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饱含心机的误导也没怎么在意,反倒觉得有趣,嘴里继续不正经起来,“喂喂,你别以为卖乖我就不知道你想把我拐入歧途啊。啧,心脏就是心脏,连前辈也惦记。不过也不怪你,哥这个传说,太多人迷恋了。”

此时到了真的可以开玩笑,并且顺着叶修的话继续说下去一定不会引起怀疑的时候,喻文州反倒不愿意开口了,他微微笑着说了声“前辈说得对”,然后成功进入了页面。

叶修的房间号很容易找,只要输入,再回车就可以,但喻文州偏要在一堆五花八门的房间名中找到属于他的那一个。

“我猜你是这个,‘要吃饭’。”

叶修秒改了房名,“不对,我叫‘要吃鱼’”。

喻文州轻笑了两声,进了房间。

叶修也不再磨叽,两人互通了规则后立刻开始了游戏。

游戏过程很顺利,叶修每次开局都是在达到指标后就停止了跳动,然后和喻文州聊起天。

“文州你别说,这个十星还挺练手速的,你以后可以多试试。”叶修诚心地建议。

“谢谢,不过我觉得前辈之前送我的那个打地鼠机更好用。”

叶修真心觉得他讲话甜,于是也不再开玩笑了,两个人认真地做完当前的任务,还没等松一口气,新的任务又来了。

叶修清楚地看见了此时的当前任务。

情侣任务:对情侣使用一次动作卡“抱住亲”。

因为游戏玩法决定了每个任务都会设定是由男方还是女方领取,主动领取的一方获得的经验会多一些,这样能够让情侣按照奖励来领取任务,以此控制经验的分配,防止双方等级差距太大,造成奖励的损失。

喻文州刚领完奖励,就听见耳机里叶修说。

“欸文州你别动,我要亲你了——”

喻文州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大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随即愣愣地看着屏幕上的家园里凭空出现了一把粉红色的摇椅,然后叶修控制的小人把他控制的小人按在椅子上,叶修的角色坐在自己的角色的腿上,面对面,捧着脸——来了个强吻。

亲了一下还不够,再来了第二下,第三下。

喻文州简直说不出话来。

耳边还有某个人在恶劣地坏笑:“哇哦,文州你的挣扎根本没用啊……”

喻文州凝神,屏息,飞速地截了图,然后等待这个任务过去。

十秒后任务栏刷新了。

喻文州接了任务。

当前情侣任务:对情侣使用一次动作卡“撒娇”。

喻文州选择了放弃任务,用金币刷新。

当前情侣任务:对情侣使用一次变身卡。

金币刷新。

“嗯?文州你任务还没到吗?”叶修笑够了,想起来问他了。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的任务栏,嘴角勾了一下,“到了。”

当前情侣任务:对情侣使用一次动作卡“打屁股”。

于是叶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玩的角色被打了屁股。

还是脱了裤子打的。

打到最后还加了马赛克。

最窒息的是这操作还有音效。

叶修看着那红肿不堪的小PP,觉得这个游戏实在有些暴力了,特别不适合他这种青少年玩。

叶修非常生气,觉得男性尊严受到了侮辱。

愤怒的叶修对无辜的喻文州使用了“猪猪侠”变身卡。

喻文州无奈地提醒,“前辈,这个变身卡要三十分钟才能恢复,我们没法继续任务了。”

叶修哼一声,“那正好,我去吃个饭。”

喻文州顺毛,“去吧,我帮你做做日常。”

于是叶修挂机去吃饭了。

喻文州等了五分钟,耳机里也没有传来叶修的声息。

他看了眼时间,轻声对屏幕说。

“前辈,要八点了。”

“我有几个动作卡准备过期了,你愿意陪我用掉吗?”

他又等了一分钟。

喻文州选择了解除变身效果。

——您使用了动作卡“示爱”。

——您使用了动作卡“求婚”。

——您使用了动作卡“一生一世”。

在他用完最后一个动作卡时,叶修突然掉线了。

游戏和QQ同时掉线。

屏幕上的小人黑了,然后离开了房间。

您的情侣已下线。

喻文州心里一跳。

他脑子里闪过了一种可能,但他即刻就否认了——即使叶修听见了,也宁可装作不知晓,而不会选择贸然下线。

不会这样石沉大海。

三个多小时后叶修重新爬了上来。

喻文州洗完澡出来,看见叶修的消息框,他指尖一颤,点开。

叶修: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跳闸了……你睡了吗?

喻文州慢慢地敲字,“还没”。

叶修:看来今天的任务要失败了。

喻文州:没事,还有明天。

叶修:不是,我是说我的任务。

喻文州:?

叶修:快十二点了。

喻文州看了眼时间,2月9日晚11点58分。

叶修:早知道我就学学修图了[抓狂]哎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喻文州还是没明白叶修的意思。

又过了一分钟。

叶修:??文州,你还在吗?

喻文州:在。

叶修:哈哈哈赶上了赶上了

指针转向午夜12:00。

叶修 在 0:00说:今天好像是你生日吧,生日快乐啊。

叶修:对了,生日礼物先送你几张图吧,我P了好几个钟呢

叶修:[图片][图片][图片]

叶修:[坏笑][坏笑][坏笑]

喻文州心下一动,几乎有些不敢点开。

然而图片加载得远比他的思维快。

图片很精美,很高清。

清楚到连每个细微的动作都清晰。

叶修:每个对手的弱点,我都记得很清楚。

画面上的“示爱”、“求婚”、“一生一世”,都被粉红色的荧光爱心圈住,人物名也变成了“叶修”和“喻文州”。

叶修:虽然有点幼稚……不过你会喜欢吧?

叶修:[坏笑][坏笑]

叶修:下次做坏事的时候不要先喊人,要做直接做,懂不懂?

喻文州觉得心脏跳得快到已经不像是自己的。

他坐在屏幕前很久很久,久到热度都褪去,烘培成柔软,才慢慢地敲字回复。

他打得很慢,因为要努力让一个字一个字都清晰,准确,易懂。

喻文州:我喜欢前辈,谢谢前辈的生日礼物。所以……我可以看作是你的准许吗?叶修前辈,你愿意做我的终生指导吗?


叶修:当然。乐意之至。


——因为是你,乐意之至。



Fin.


(服了自己,写得一点也不有趣_(:з」∠)_

游戏内容也是瞎JB设置的,好几年没玩过这类游戏了,全凭感觉写的,溜了溜了)

文州生日快乐啵啵w

脑洞储备

1 蛇喻×人叶(墨西哥黑蛇王喻x人类玄学叶)
2 炫舞喻叶(用尽羞耻动作卡的喻叶)
(能够趁这两天弄出来的话,就当作生贺两连_(:з」∠)_)


3 拿了ABO剧本的黄叶+梦境互通黄叶
4 动物翔叶
5 著名coser周x剧本大手叶修
6 血猎双吴x吸血鬼叶

先记这么多…
也许哪天就填了呢23333

还有旧坑我不会忘记的!你们的点文我也有在写的!(真的真的)

愿少年无惧岁月长,一路自由生长

他实在太符合我的喜好。
温柔,翩翩公子,温文尔雅,有能够迂迂回回又能够坚韧的耐心。
他是富贵懒察觉的少年。
少年气息非常地醇厚,是柔软的碧波,也是神秘的符号。他并非一开始就强大,我难以想象他经受了多少冷嘲热讽或是同情怜悯,才炼得这样一个沉静且从容的心性。
历久弥新。
是柔软的筋绳,是坚硬的钢索,是万丈悬崖里破开山谷的风,是晴天烈日里调弄彩虹的光。
他像一杯清淡的豆浆,越冷越甜。
生日快乐,喻文州。
未来,还很长很长啊。

【允深】刺猬02

ooc ooc

私心写了个坏允诺……要骂就骂我吧quq
瞎JB乱写
狗血的一章 欢迎捉虫
↓↓↓↓


002

说那个在他床上胡乱抖动着身体,一个劲地对着平板抽搐的人是当红小生,头条常年话题者,怕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信。

然而对上尹深,这一切都成为了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这个小人竟然还能二段跳,他这么短的腿啊还二段跳,太搞笑了…允诺你快看!”

梵允诺冷漠地站在床边俯视着尹深,看着少年笑得满脸潮红,眼角溢出眼泪的样子,冷冷地开口,“我不想看。现在,出去。”

“哎呀,我们两个人之间你就不用耍酷了,你让我再玩一下嘛~”尹深全然不把他话语间的不耐烦当一回事,继续津津有味地玩起了平板。

梵允诺感觉自己额上的青筋都快崩了出来。

他努力平复着呼吸,看着尹深因为躺着的姿势引得手臂酸痛,而翻了个面改成趴跪式,塌着腰在他床上玩手机的姿势,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那属于年轻人的利落有力的腰线露了出来,又隐隐反射出一点介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柔润的色泽。白皙,柔软,光滑,似玉一样的肌肤随着他蹭动衣摆的动作,一点一点地暴露在晴天烈日之下。

尹深饶有兴致地玩着平板,他此时正操控着屏幕上的小人越过一个障碍物。可是仿佛有所预料似的,耳后突的传来的风声,以及从余光无意中窥见的,自酒店落地窗上光滑表面上折射出的光线,被一个欺压下来的身影蓦然挡住的时刻,都让他一瞬间有种被命运抓住的错觉。

后来尹深不止一次地回想过这种惊人的悸动。这或许是命运给他的指引,那种感觉非常鲜有,甚至终他一生也只小概率地出现过几次,但每当它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能准确地感知得到,那是他躲不过的劫数。

亦如此刻。

尹深的冷汗突然就流了下来。那种感觉并不能称之为害怕,甚至称得上是一种自心底翻涌上来的,称之为混乱的暧昧感。那是一层懵懂的,仿佛他伸出手,就能轻易破开的水墙。

然而尹深这个时候并不能搞清楚这种感知的来源,他向来单纯的大脑中也缺少阅历去体认这种令人心慌的缘由。

所以他几乎是有些慌乱地想要逃离这种窘迫的境地,他开始手忙脚乱,甚至手舞足蹈地想要翻身逃走。

可是梵允诺已经压了下来,他的后背贴着他的,手也稳稳地扣住他的手,下巴磕在他的肩膀上,压制住他所有动作,甚至还把两个人一起往下沉了沉。

紧接着,那个突然变了气势的人轻轻地吹了声口哨,“你看,你的小人——死了哦。”他用上了平日里惯用的轻松愉悦的语气,在尹深耳边细细地吐着气息。

“……允、允诺!你,你干嘛?!”尹深的嗓子突然干涸起来,他看了眼自己在屏幕上已经掉入陷阱的小人,愣了一瞬,然后开始乱拱他目前还算自由的脑袋,结果梵允诺一句话就止住了他的动作。

“别动。再动我咬你了。”

尹深一下僵硬了身体。他能感觉到梵允诺透着温湿的气息就在脖颈和耳廓间盘旋,不轻不缓的,完全不像自己那样急促。

梵允诺见他终于乖下来,继续淡淡声说,“今晚要走不同的人设,我希望你认真点,不要再在采访的时候说些没脑子的话。我虽然不喜欢你,但至少还在一个团队里。而且,我想流莲也并不希望辛辛苦苦演出一场,就被你几句话搞得功亏一篑。”

尹深的身子微微地抖起来,“……我不会让流莲为难的。”

梵允诺突然笑了,尹深这小小的反抗让他突然地燃起一点不知名的怒火。

他伸出手把身子下的少年翻转了过来,看着对方已经有些泛红的眼角,继续冷漠地斥责,“所以你觉得怎样才不算为难?每次靠卖蠢或者绯闻上头条,每次被人在微博疯狂人参,最后只能连累我们还有工作人员收拾烂摊子,这不算为难?”

尹深愣愣地看着双手压着自己肩膀,腿也压住自己的腿的少年,盯着自己,黑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令人心惊的黑色情绪,眉目间藏着几乎让他窒息的,黑压压的艳丽。

“你总是这么任性地以为自己做的事都无伤大雅,总以为招惹了别人赔两个笑脸就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是在搞笑吗?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像一个小丑,但至少你长得没那么狰狞…所以,你说,你除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梵允诺一只手松开了对尹深的压制,带点亵玩意味地摸了摸尹深的脸。

尹深原本死死地抓着床单,听完梵允诺突然就笑了,他眼眶里的红色慢慢地消退了下去,被松开的那只手拽上了樊允诺的领子。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梵允诺深知有些话一旦说了,就再也无法收回,可眼下他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再计较后果与伤害。

他直起身,俯视着少年,让自己眼里带了点蔑视的情绪。

“对,反正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不过你放心,你凭借这张脸,还是能混一段时间的。”

尹深的眼眶再一次红了。

梵允诺知道,这次他很难原谅自己了。或者,再也不会原谅。

他的心口突然传来了一丝尖锐的疼痛,但他选择了面无表情地忽视了,然后嘴角挑起一丝笑,“以前从来没注意过,现在仔细一看,你长得还真是漂亮。”

他俯下身,抓住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亲密。

梵允诺掐着尹深的下巴,吻了上去。


TBC

(信我啊这其实是甜文来的)

再也不好奇了。
围观一场抄袭碰瓷,结果那家产的性转cp把自己恶心坏了。

这无可救药的洁癖(;´༎ຶД༎ຶ`)

明天更一周友。

今天重温原作,觉得老叶简直可爱爆炸了
还有前几天不小心把自己做的笔记删了,我的战术分析和人物标注呜呜呜

太温柔太可爱太好了吧他

光前几章因为身边有人在睡慢慢敲键盘以及竖两个大拇指说自己能力全满还有一堆小自豪之类的也太戳人了

爱他

【恋与】 少年狩猎期+colourful


*不务正业 ooc
*厚黑之作 第三人称
*周×制作人 许×制作人

有私设,但不想解释了⬇️

正文:


【少年狩猎期】

“0402测试完成。光脑数据输入成功……审核成功,正在进行数据对接……未知bug修复中……”

她把仪器的屏罩打开,透明但散发着数据光的射线渐渐匿于线缆孔中。

空旷而洁净的实验室中,熟练操控着科学仪器的少女平静地关闭光纤球,形似水晶的球体便自动打开,露出正横陈在中央的试验者。

平躺在测试仪上的少年眉眼半舒,睫毛微翘着露出一点懒倦。

“抱~”他状似虚弱地糯了一声,像一个孩子渴求拥抱一样打开了手臂。

娇小的少女明显已经能够对这样的艳丽场景
冷静自恃,她拿着光笔在侦测记录仪上记录下了程序修复结果,然后推了推没有镜框的眼镜。

“很好,大明星周棋洛今天也优秀地完成了任务。”

被拒绝的少年眯起眼,赤着脚跳下测试仪,微乱金色的发丝半遮住了他柔和的眉宇。他轻轻地走过来,夺过少女手中的数据,漫不经心地扔进一旁的吞网中,然后伸手,以环抱的姿态裹住了少女。

“虽然这个家伙是以我为原型,但是如果把我和游戏人物联合在一起,我也是会吃醋的……”他渐轻的呢喃隐没于少女纤细的颈侧,柔软的唇轻触间使坏地带出电流。

少女闻言,咯咯地笑起来。

“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吸引力,可是她们只能对着屏幕接触你,这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

“才不,一点都不。”周棋洛委屈地抱紧了她,“你为什么愿意跟她们分享你的男朋友啊……我都不想再走那些千篇一律的剧情了,每次都保持一个插兜姿势很累的好吗!”

少女安慰地拍拍他的手臂,“很快就要结束啦,大明星周棋洛已经风靡全国,我的实验总结也快写完了。”

周棋洛啧了一声,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把玩着少女的手指,一手探进了少女的腰窝。“著名游戏制作人薯片小姐,对于如此配合你恶劣脑洞的天才黑客兼男朋友周棋洛先生,有没有什么奖励以示鼓励呀?”

“作为补偿,我决定降低你的ssr卡爆率。”少女环上他的肩膀,用鼻尖顶着周棋洛的鼻尖,笑嘻嘻地说。

“这可不够……或许你应该再提升一下难度,比如,周棋洛ssr限定获得者——薯片小姐。”周棋洛托着她的脑袋,轻轻俯身,亲上少女白润的耳垂。

坐在他怀里的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明白自己的恋人对于自己将男朋友打造成游戏角色供万千少女舔屏的行为仍有些心怀不满,于是难得主动地伸手扣住少年的下巴。

“我说……暗箱操作这种事,由你来做不是再合适不过了吗,我亲爱的男朋友?”

少年因为她俏皮的话哼笑起来,纤细微凉的指尖轻轻滑过少女的后背,湿润的舌尖在少女的耳廓沾出暧昧的痕迹。

“你说得对,那么,要配合我的暗~箱~操~作~哦,亲爱的薯片小姐。”



【colourful】

这世界上的人类大致可分为四种。

男人,女人,双性人,以及……她。

许墨静静地看着眼前哭得抽噎的她,握在手里的刚买回来的棉花糖因为无人临幸,已经开始融化,以秋日的寒凉也无法延缓的速度在凋零。

上帝造人的时候,或者女娲造人的时候,或许是蓄意造出一些奇特的物种,让他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存在,也让这样独特的个体浸润了令人窒息的艳丽。

少女的眼眶肿着,眼睛里藏了一圈轮廓,那是红色。

她鸦雏色的睫毛已被眼泪沾湿,显出可怜的色泽。

白皙的手背因为不停抹泪的动作也被沾得晶莹,里面青色的血管衬得手臂更加脆弱,脆得好像一碰就碎了。

许墨看着自己哭得可怜兮兮的女朋友,并没有一点想要安慰她的意思。

其实从她开始哭到现在,他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这原本只是普通恋人之间的一场晚间约会,事件却在少女请求他去买一根棉花糖时发生了变故。

在他一如既往地笑容得体地向卖棉花糖的年轻女性买了一根棉花糖后,一转身,看见虚戴着狐狸面具的女朋友正呆愣愣地看着自己。

她小小的脸因为被面具半遮住,只露出了一点点,可那半张脸好像聚集了所有委屈的情绪。

“许墨!”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如果不是因为你眼中的我跟别人不一样……也许我对你来说也没什么不同吧?如果有一天,有一天也有另外一个女孩子,你也能看见她身上的颜色…你也会这样对她吗?”

“即使是面具,你的面具也太温柔了,许墨。”少女捏着狐狸面具,半哭不哭地看着他。

她这副样子简直太生动,他的世界里所有光芒都汇集于她,本就黯淡的旁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张张模糊的影像,何来特别一说?

女人总是这样,轻易高估自己的魅力,又轻易否定自己的魅力。

至于如果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许墨发现自己下意识去排斥这个问题。

他用围巾把少女牢牢地圈住,眼里闪出略微摄人的光。“站在这里,不准动。”

是该让这个笨蛋在冷风里好好清醒一下。

许墨走去附近的麦当劳买了一杯热咖啡。

走回去的途中,特意走得很慢。远远地就看见少女满脸委屈又四处张望,不停抽鼻子的画面。

他的心好像也随着她每一次的跺脚而下陷。

软软的,像棉花糖软成一块。

或许有一天,也会有一个人如你一样奇特。但别担心,因为我会傲慢地抗拒,不会让第二个人再像你一样闯入我的生命。

华灯初上,只有照在你身上才形成影子。

许墨的眸色渐深。

只有她,能成为他眼中唯一的色彩。

许墨走近了,少女一下收了彷徨的神色,一下扑进他的怀里。

“不听话的女朋友,要惩罚。”

许墨灌了一口咖啡,扣住少女的下颚,将没有味道的液体渡入她的口中。

他知道她怕苦。

少女皱起眉,不甘心地渡回来。

许墨咽下那些甘甜。

你看,就连你的砒霜,都会成为我的蜜糖。

许墨把她拉进怀里。

十指相扣,他看着自己因为和她纠缠也渐渐沾染上的,属于生命的色彩。

“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tb-end.

(行吧这些其实都是想来的长篇的脑洞片段……有精力可能(x)开长篇)

哈哈哈不过我懒。

【韩叶】一则笑话

*非常短的一则笑话改编
*ooc
*韩叶的孩子视角



他上课玩手机被班主任发现。

跟他同姓的班主任横着眉,生气地说:“你说说,你这是第几次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让你家长现在来见我!”

他为难地说:“我爸爸在工作。”

“那让你妈来见我!”

他实在忍无可忍了:“爸!你还有完没完了!你昨天刚和他吵架,现在谁也不理谁,现在让他来干什么!”

男人理直气壮地点着办公桌的玻璃桌面,“让他理我。”



















































他深吸一口气,走出办公室,在拐角偷偷摸摸地拨了个电话。

“喂……修爸爸,我已经被他发现啦,快点儿来呗!不然他该骂死我了……”(小小声)

“不行啊,我来这么快不是显得太主动了?宝贝你忍忍哈,我先玩一把狼人杀……”

“……你真是我亲爸。”

“嘻嘻,应该的。”


end.





(叫“妈妈”绝对没有故意弱化的意思哦…本来想改的,但是想不到怎样改不会削弱笑点……

刚考完数学神经衰弱的产物……不好笑我就删掉xx)